有执.

沉迷《斗破苍穹》,沉迷魂玄无法自拔。魂玄这么萌不来尝尝吗?

【魂玄?】令人智熄的操作

作者大概快死了。死活没时间更新了。

——————————

萧玄:“你记不记得我们上一次月考在啥时候?为什么这么快就该期中考试了?”

魂天帝:“不快啊。这么长时间我们……高2021届的学生们明明干了很多事情。比如月考完之后,对面520的新闻社实习记者南变直播采访了一部分学生后在《校园日报》上发表了《XX高校没有什么新闻》,学校新闻区专属论坛上还有她当时的直播视频。我看了看做得还不错。”

萧玄:“……好像有点印象,是不是那个‘一个学生惊惧万分,张大了嘴巴,他想叫,但是叫不出来——原来,在11班班主任的办公桌上,放着厚厚的一摞2021届学生罚抄的2021遍单词……’什么的?”

魂天帝:“嗯……对。”

萧玄:“但是我们下下周居然又要期中考试了?”

魂天帝:“嗯。还要考史地政。”

萧玄:“……我们还在这样的学校学习,我也早觉得有背点东西的必要了。离期中考试还有两星期,还没复习的文科就要降临了罢,我正有背点东西的必要了。”

魂天帝:“……不在沉默中背会,就在沉默中凉凉?”

萧玄:“嗯……我还有什么话可说呢,我想,这实在是无法可想了。”

古元:“文科成绩负方向指数爆炸的我说了什么。”

【魂玄】月考战役生存指南2.0

●拿着不是自己的手机更文也是很难受了。
●作者的日常生活写照。
●下周月考?不存在的。

—————————————

1.
某周末的一天,502宿舍的写作业日常。
魂天帝:“萧玄?”
萧玄【翻页】:“嗯。”
魂天帝:“下周二就要月考了,你慌吗。”
萧玄:“我慌什么。”
魂天帝:“……”
萧玄:“你知道我们这个考场座位号是怎么安排的吗?”
魂天帝:“听说是根据上次衔接课的年级排名吧。”
萧玄:“是的,我……”
虚无吞炎【写卷子,冷漠】:“我不是很懂这两个第一考场第一列的人到底在慌什么。”
萧玄:“……所以我完全不慌啊。目测这次月考我就该真·年级前列了。……【小声】倒数前几的那种。”
古元【冷漠】:“哦,呵呵。”
魂天帝【冷漠】:“在成绩出来之前,”
虚无吞炎【冷漠】:“所有学霸都是影帝。”
萧玄【突然被集体针对,一脸茫然】:“不是……你们难道真的会慌月考吗?”
古元:“慌……还是会有的,只不过下周周一有心理课,周二周三考试,周五有社团课,周六还因为高二要化学竞赛而双休……”
虚无吞炎【接过话】:“所以下周完全可以好好浪……不,是你们实验班可以浪,我们特尖班是不存在的。不存在的。【微笑】手动再见。”
萧玄【想了想觉得很有道理】:“是这样没错……而且我们数学老师还说我们从今天起就没有数学作业了,一直到考完试周四讲掉卷子才会再有数学作业……”
魂天帝【震惊】:“???你们班?不是我怎么不知道我们班主任什么时候这么善良了??”

2.
特尖一班是文科班,然而却有一个数学班主任。
那位数学老师同样还教实验班和重点班的数学课。
魂天帝:“萧玄我有点怕,我感觉我好像被我们数学老师给针对了……”
萧玄【一脸淡定】:“嗯,怎么了?”
魂天帝:“上次晚自习我去她那里面批了一次测验卷子,然后……她好像就盯上我了……”
萧玄【气定神闲】:“这么可怜吗?给你点蜡。”
魂天帝:“……我怎么觉得你一点都不心疼我呢?”
萧玄:“没有啊。她在我们班上课也这样啊,讲着讲着突然开始讲段子,讲着讲着突然开始为难自己女儿什么的……”
魂天帝:“??她女儿?跟你们一个班?”
萧玄:“对啊。……你还没说完。”
魂天帝:“……哦,然后第二天第一节就是数学课,我正趴桌子上打瞌睡,她走进来把教案往讲桌上一撂,来了句‘魂天帝,昨天的错题都整出来没?’当时我就给吓醒了……还有就是上课时她正吐槽我们做的一塌糊涂的选择题,然后突然来了一句‘魂天帝,我发现你只要是关于性质的题都是rán在一起的,是不是?’我……我除了‘嗯差不多是的……’之外还能说什么?简直惊恐……”
萧玄:“那是因为她关心你的学习啊。她对她女儿也是日常各种为难各种怼,结果她女儿就完全不敢闹事……当然只是仅限于数学课……”
魂天帝:“哦这么惨?看来我们班果然比较可怕……我们班数学课根本没人敢睡觉,语文和英语课也是十二分警惕,突如其来的可以随时转向的开火车游戏你都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化学课也是完全听不懂,就看见老师在黑板上写一大堆公式,然后就开始写完擦掉再写上再擦掉什么的……真是日常害怕啊我……”
萧玄:“所以还是我们地理老师最可爱……”
魂天帝【打断】:“不,你最可爱。”
萧玄:“……”

3.
正在复习地理的萧玄:“乳蓄业典例在欧洲西部,由于全年温和湿润日照较少,适合多汁牧草的生长,多汁牧草又被当地人称为‘绿色金子’……”
魂天帝:“你刚说啥?绿色金子?”
萧玄:“嗯。怎么了?”
魂天帝:“为什么是绿色精子而不是卵子?”
萧玄【惊呆】:“……?????你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

【全员】在开学带手机被老师打死的边缘疯狂试探

萧玄:“开学了。”
魂天帝:“别看我,我作业写完了。”
萧玄【指】:“你们……”
魂天帝:“?”
古元:“?”
虚无吞炎:“?”
萧玄:“赶快把智能手机压箱底!被发现是会出事的!”
古元:“……你没发现吗?”
虚无吞炎:“在整个宿舍里,”
魂天帝:“只有你一个没手机。”
萧玄:“……”


——————————————
啊……说的是啊,萧玄大人没有手机呢。
所以……疯狂迷恋萧玄大人的我……也没有手机了。
那么……各位也许并不存在的我亲爱的小伙伴们,我们明年……不下个假期再见吧。
……先给大家拜个早年了!再见!

【魂玄】说起来你可能不信,快要开学了我开始慌了,可是……

大概是这个系列的最后一篇。

——————————

1.
魂天帝:“萧玄,你知道什么叫绝望吗?”
萧玄:“这个问题你昨天是不是才问过我?”
魂天帝:“是的,然而我现在对这个问题有了新的认知。”
萧玄:“?”
魂天帝:“我们开学后再上一周课不是就要月考了吗,我本来计划在国庆节好好复习一下,结果……结果我发现我TM现在连作业都写不完了……操……”
萧玄:“啊那你很可怜哦。然后呢?”
魂天帝:“然后?什么然后?我还要写作业,还要整理错题,还要复习,还要准备语文和英语的演讲……说多了都是泪啊你都不知道我现在有多绝望……”
萧玄:“嗯……等一下,你月考还打算复习啊?”
魂天帝:“……你不打算复习啊?”
萧玄:“真的猛士敢于直视淋漓的鲜血。”
魂天帝:“??这怎么回事?你怕不是个假的萧玄吧?我怎么一直记得你对待任何事情的态度都很认真呢??”
萧玄:“那是什么让你认为我需要复习才能过月考?”
魂天帝:“???……好的,你说的都对,我无fuck说。”
萧玄:“咳,开玩笑啦……有时我其实也会应付一下的,比如每次回应你日常废话的时候。”
魂天帝:“?????好了你别说了我不听!没爱了萧玄,我们什么时候开始这样互相伤害了?再这么下去我们是不是就该分手了?”
萧玄:“emmmmm……其实不用这样下去。”
魂天帝:“?”
萧玄:“其实……其实现在就可以分了,我们难道不是早就没爱了吗?”
魂天帝【笑容骤然消失】:“……”
萧玄:“……”
魂天帝:“……QAQ!我好难过!本来就因为作业写不完而绝望现在更绝望了好吗!!”
萧玄:“0v0,所以你一开始就不应该来找我抱怨啊。好了快点乖乖地去学习吧。”
魂天帝:“TAT……”
说起来,萧玄这么欺负魂天帝也不是一次两次了,然而他们到现在还在天天黏在一起完全没有分手的意思。
……以及萧玄似乎并不承认自己有腹黑这个属性呢。

2.
对于魂玄二人的日常秀恩爱,和他们同一个宿舍的虚无吞炎和古元表示差不多习惯了。
比如,在某一天晚自习下课后的宿舍里。
萧玄【一脸安详?】:“魂天帝你的物理卷子和那什么……复写胶带?能不能借我用一下?我的大概是在教室没带回来……”
魂天帝【无奈,笑】:“当然可以。用的时候小心点,别把字粘下来了,我还要用。【凑近】这个胶带你用的时候就像这样……轻轻贴上去再揭下来就可以了,别用力按……”
萧玄【乖巧点头】:“好的。明白。”
古元【被狗粮噎到】:“……噫,秀恩爱。”
沉寂片刻后,安静的宿舍突然传来一声并不响亮却也清晰可闻的纸张撕裂的声音。
魂天帝:“……我突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萧玄你都干了些什么?”
萧玄【被水淹没不知所措】:“我……我真的只是手滑……我我我不是故意把题目的字粘下来的?我真的只是轻轻按了一下我什么都没做……”
魂天帝【摸摸,安抚】:“没事没事,实在不行我手抄一份题目就可以了,你别慌,我又没有心疼卷子的意思【卷子:???】……”
于是魂天帝回头看了看后面那桌正在安静学习的虚无吞炎,然后拎着小板凳过去了。
魂天帝:“虚无,刚发生了什么你也听见了,物理卷子给我。”
虚无吞炎【头也不抬,冷笑】:“呵,死得快。”
魂天帝:“……我保证自己肯定不会像萧玄那样日常手残地把字粘下来的。”
萧玄【回头,盯】:“你说什么?”
魂天帝【忽然心虚】:“……毕竟我又不是第一次用这种胶带。”
虚无吞炎【读题,演草】:“受伤的明明是你的卷子然而你的第一反应却是安慰萧玄,求卷子的心理阴影面积。算出答案我就借你。”
魂天帝:“……约为6.02×10²³cm²?”
虚无吞炎【撕草稿纸,递】:“过程。”
魂天帝【沉默,善良地微笑】:“……给不给?”
正当气氛有些僵持的时候。
萧玄:“你们两个别争了。”
两人回头。
萧玄【看向魂天帝,扬了扬手上的改错本】:“我刚刚……给你抄了一遍题目,图也画了。不好意思,但我真的不是故意的……【被突然扑过来的魂天帝抱住】嗯?要干什么?”
魂天帝【反手将本子扔在桌子上,抱紧萧玄,心都化了】:“……没什么。你真的太可爱了,今天也特别喜欢你。”
萧玄【推,然而没推动】:“谢谢。你能下去吗?我作业还没写完……【突然被亲吻】唔……嗯……放开……”
古元【捂耳朵,心累】:“wodema耶,现在的学生谈恋爱都这么高调了吗……”
虚无吞炎【死目】:“好不容易打算在这个宿舍待一晚的我现在突然后悔了……”

3.
在国庆节的最后一天,当502宿舍的四人花了几个小时将换完床后满是灰尘的宿舍收拾干净又分别将各自的床铺好东西整理好后,异常安静的补作业的气息便弥漫在整个宿舍里。
除了直接躺在床上睡着的虚无吞炎。
古元:“……你们特尖班,作业不是很多吗?虚无吞炎这是……写完了?”
魂天帝:“没有吧……目测只是一个昨晚熬夜追剧到凌晨四点还不睡觉的老年人实在扛不住打算面对惨淡的人生了?”
古元:“……可怕。”
过了一会儿,萧玄忽然拿起卷子跑到古元身后。
萧玄【从古元肩上伸出手,点了点卷子】:“古元,这道题你会吗?”
古元【视线下移】:“我先看看……”
此时此刻,魂天帝无声地转过身,幽幽地望着姿势十分亲昵的两人半晌。
魂天帝【怨念】:“萧玄……”
萧玄【回头】:“嗯?”
魂天帝【怨念x10】:“为什么不先来问我?”
萧玄【不明所以】:“你们班不是没写这张卷子吗?我怕打扰就没找你……”
魂天帝【拿起手机】:“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喂?妈妈你未来儿媳妇绿我,这个时候我应该怎么办?”
萧玄【表情复杂】:“……你有毒吗?”
魂天帝:“其实我本来是打算报警的,然后一考虑情景好像不太符合,就……”
萧玄【冷漠】:“好了你不用说了我不听,我还要继续写作业的,再见。”
魂天帝:“……心好痛。”
不知过了多久以后,魂天帝突然爆发出一阵略显疯癫的狂笑声:“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作业写完了!”
“作业写完了!”
“写完了!”
“了!”
以上三声是五楼走廊中的回音。
……
虚无吞炎【逐渐醒来】:“我……睡了多久?”
魂天帝【合上笔盖,神清气爽】:“我作业都写完了,你说呢。”
虚无吞炎【突然清醒,摸手机】:“……”
古元【镇定地回头望了眼魂天帝】:“你作业写完了啊,两个世纪过得这么快吗。”
魂天帝【摊手,起身出门】:“是啊。我要去找萧玄玩了,你们加油。”
虚无吞炎【慢慢坐起来,心态爆炸】:“说好了要一起直视淋漓的鲜血,你却偷偷写完了作业,我操……”
古元【依然镇定,翻页】:“就算你醒着他也会堂堂正正地写作业的。他有多缠萧玄你又不是不知道……”
虚无吞炎:“谴责表示强烈单身狗保护协会成员。”

被LOFTER的屏蔽搞到没脾气……以及这次图片要是再模糊我就……

【魂玄】其实一开始让我放国庆长假我是拒绝的

●现代高校架空向,正常的日常风。
●莫名其妙的对话/信息体为主。
●完全是作者内心的真实写照。
●有莫名其妙的原创人设。
●可能是寒假中会写的高校30题的铺垫【?】

————————————————

1.
国庆节的第一天,萧玄被魂天帝拖去逛了个漫展,然后买了一大堆东西回家了。
萧玄【崩溃.JPG】:我好像不该跟魂天帝去漫展。
古元:?
萧玄:我现在有点男女不分怎么办。
古元:……
古元【doge.JPG】:是不是发现漫展的男厕全是女人女厕全是男人?
萧玄:对……
萧玄:心好累,当时的情况是这样的:
“我:哇那个神乐的还原度好高!好可爱!
魂天帝:那是个男的。
我:嗯???【懵逼.JPG】
我:噫那个夏尔?妈耶怎么这么像?
魂天帝:一看就是个女coser。
我:嗯?????”
一脸懵逼?【摊手.JPG】
古元【姚明脸.JPG】:你应该去问问魂天帝是怎么看出来的。

2.
萧玄暂时不想理作业,于是他决定理一下在一边看自己玩手机看了半天的魂天帝。
萧玄:“魂天帝你是不是有特殊的鉴别男/女装大佬的方法?透露一下?”
魂天帝:“这么可爱一定是男孩子。没了。”
萧玄:“……”
魂天帝:“???”
萧玄:“国庆放假开心吗。”
魂天帝:“……还好?我们三天运动会不是连着国庆一起的吗。差不多就是放了十天假了。”
萧玄:“我们作业少。”
魂天帝:“我们班运动会拿了很多奖。”
萧玄:“我们作业少。”
魂天帝:“……我们班老师都很好。”
萧玄:“我们作业少。”
魂天帝:“……我们班漂亮的女生多?”
萧玄:“我们作业少。”
魂天帝:“……能不能别说你们班作业的事了?”
萧玄突然很庆幸自己在一个正常的实验班而不是魂天帝所在的特尖班。
萧玄:“你们班老师都很好,作业布置得特别多。”
魂天帝:“……”
萧玄:“你们读书笔记写三篇,要求2000字起步,而我们只写一篇,1000字就够了。”
魂天帝:“……”
萧玄:“你们英语作业的其中一项是把必修二的五个单元单词默写七遍,而我们只需要听写必修一第三单元单词一遍。”
魂天帝:“……”
萧玄:“你的手机还在你班主任那里,它大概是回不来了。”
魂天帝:“我们还是继续讨论你们班的作业吧。”
萧玄:“哦,我们英语老师后来又把听写单词这一项作业也去掉了。”
魂天帝此时此刻是感到绝望的。
魂天帝:“………………我突然后悔来你家玩了。”
萧玄:“别啊。要么我换个地方玩手机,书房留给你写作业?”
魂天帝【摔笔】:“……操,这作业劳资不写了!!”
萧玄看着那笔尖落地的似乎是三百多一支的产自日本的百乐牌钢笔,忽然听到了自己心碎的声音。
以及魂天帝家真的好有钱啊。

3.
学校离家很远的古元就算是国庆节也没有回家呢。
萧玄:我突然反应过来你居然在宿舍里玩手机?这么浪的吗?
古元【微笑.JPG】:真的猛士,敢于面对惨淡的人生……
萧玄:啊那你很棒啊,作业都写完了?
古元:……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
萧玄:……你和魂天帝是趁我不注意达成了某种共识吗?怎么一个两个都放弃作业了?
古元:我没说不写作业啊。
萧玄:???
古元【被安排得明明白白.JPG】:我只是打算最后几天通宵补完。
萧玄:……看上去似乎很厉害的样子。
古元:我这怎么看也没魂天帝厉害啊……他这是打算连放十二天假了吗?
萧玄:我觉得……就他这“早已看淡一切”的态度,大概是要毕业了吧……?
古元:……

4.
放下手机的萧玄忽然看见魂天帝在写作业。
萧玄:“??你不是决定不写了吗?”
魂天帝:“我害怕万一我不小心浪到隔壁八十中去以后就看不到你了。”
萧玄:“你信不信等某水果主任发现我俩谈恋爱你以后也看不到我了。”
魂天帝:“她哪有那么高端……男生走近一点不是很正常吗。再说我们难道很高调吗。”
萧玄:“……哦,冷漠凄清又惆怅。希望她能多多关注一下我们宿舍对楼的某个女孩子跟你的关系。”
魂天帝:“……我根本不认识她好吗!我们除了长得像还有哪里像了?!”
萧玄:“你们哪里是长得像啊分明是一模一样好吗……啊还有,我妹妹有一次跟我说那个女孩子似乎也很喜欢我,运动会上还给我送水了来着……”
魂天帝:“……冷漠凄清又惆怅.JPG。”

5.
男子宿舍楼对面就是女子宿舍楼,男子宿舍502对面就是女子宿舍520。
萧玄的妹妹是萧君泓,一个考进特尖一班的体招生。她的几位舍友中的某位就是那跟魂天帝在长相上有99.99%的相似度的女孩子。
为什么说是在长相上呢,因为他们两个只有外貌比较像啊。其他方面是完全不同的。比如姓名【……】。
大家经常会默认那红发少女和魂天帝是双胞胎兄妹,却从来没有想过萧玄和萧君泓其实也是兄妹。
大概是萧君泓永远戴着一副大大的黑框眼镜的原因吧。

6.
魂天帝表示自己真的不记得那红发少女居然是自己的同班同学。他从来没有注意到过。
萧玄:“???请问你是瞎了吗?”
魂天帝:“我关注别人干什么我关注你就够了。”
萧玄:“……是吗?那你有听到你跑3000米的时候我给你喊加油了吗?”
魂天帝:“听到了啊。虽然最后还是没跑第一……那个十二班的体招生简直是把3000米当100米跑,3000米的尊严何在?神仙跑步真是可怕,连我都差点被他套圈……”
萧玄:“还好是十二班的体招生……”
魂天帝:“??”
萧玄:“你有注意到我妹妹萧君泓吗?她也是体招生,不过是特尖一班的,跑400米似乎只用了四十几秒……”
魂天帝:“……我大概想起来了,就是全场尖叫的那一次?我一抬头就看见一个人影从跑道上飘了过去,就是她?”
萧玄:“对,就是君泓。你有没有发现像他们这种会跑步的神仙在运动会上全程都穿着背心和短裤?”
魂天帝:“哦,那我大概是个假神仙。”
萧玄:“你不仅是个假神仙你还过了个假的国庆。别说话了快写作业。”
魂天帝【委屈.JPG】:“明明是你先要跟我聊天的???”




目前的脑洞大概就这些咳咳……看我过几天能不能再搞出点什么吧。

来自一个归人的自言自语

我不过是去外地上了个高中这一回来到底是发生了什么……
为什么似乎多了好多吃炎尘炎崖炎程的大大……
为什么一篇魂玄的文都没有……
为什么依旧没有人吃元玄……
为什么大家都在看斗破的电视剧……
住校生没人权吗……
我到底错过了什么……
另外谁能告诉我LOFTER怎么设置tag屏蔽……
颓废……

【魂玄】就要抢(下)

不远处,一个小小的身影渐渐地越走越近了。
可爱的白色小猫咪探出头四下打量着庭院,过了一会儿才慢慢地走进来。
小白猫轻巧地跑到放着满满一盘刺身的瓷盘前,叼起几片刺身后又跳到了一旁的蓝色空水桶里。
目标锁定……
来自缘侧边界的若隐若现的视线直直地盯着小白猫的一举一动。
扑上去!
然后,突然出现的魂天帝喵抢走了萧玄喵还叼在嘴里的刺身。
“……”被正吃着刺身的魂天帝喵一爪按在水桶里的萧玄喵感觉到不能fu吸。
“你……压到我的耳朵了。”萧玄喵艰难地抬起头,对逆着光低头一边盯着自己一边吃刺身的魂天帝喵静静地说道。
!!原来萧玄会说话?【……】声音好可爱诶////【???】
“谁叫你一看到我就跑,你要是能乖乖待着我不就不按着你了嘛……”啊,耳朵好软,好可爱。
魂天帝喵突然感觉到一阵蜜汁羞涩【??】。他一边在心里吐槽刺身居然这么快就吃光了,一边小心翼翼地松开爪子。
萧玄喵把下巴搁在水桶边缘上,依然静静地仰望着魂天帝喵。
“那个……”大概不能fu吸的感觉会传染,魂天帝喵忽然有一种被可爱到窒息的感觉,“其实你不用见到我就跑的,以后我们可以一起玩。”
“为什么要一起玩?我们喜欢的是同样的玩具吗?”萧玄喵的内心毫无波动甚至还想吃刺身。他完全跟不上魂天帝喵奇妙的脑回路。
“不,是因为我想跟你一起玩。就是……不管你去哪里,我都想跟你在一起。”魂天帝喵一边说着,一边有些局促不安地抓了抓自己毛茸茸的长尾巴。他不太确定自己这么说会不会引起萧玄喵的反感。
“为什么你想跟我一起玩?其他猫咪不行吗?”好在萧玄喵的关注点显然不在正常范围之内。他依旧不明所以地问道。
“……因为我喜欢的是你,不是你喜欢的玩具,也不是其他的猫。”魂天帝喵显然没能料到萧玄喵的反射弧竟然长到能把庭院里的所有猫玩具都绕到一起再打一个大大的蝴蝶结。他继续说着,凑到萧玄喵面前,望着那双明亮的黑曜石般的猫瞳中倒映出的自己的身影,“所以,我们以后,一起玩吧。”
“……”萧玄喵看了一会儿一脸期待的魂天帝喵,然后似乎是无所谓地点了点头,“好吧,一起玩当然可以,先说好不能抢我的玩具,不然我就抓你。”而后他往后靠了靠,给魂天帝喵腾出来了一个小小的位置。
顿时开心到飞起来的魂天帝喵马上爬进水桶里,亲昵地蹭了蹭萧玄喵小小的猫耳,然后就粘着萧玄喵不肯走了。
虽然感觉萧玄还是没能理解自己的意思……算了算了,想这么多干什么,能一直在一起不就已经很好了吗。
于是,不久之后,例行来检查庭院的女主人就看到了这么一幕。
女主人:“……哦,看来我应该把刺身换成普通的猫粮了。”
然后她毫不犹豫地举起了相机。
后来,这张魂天帝喵和萧玄喵的第一次合影就被女主人当作最佳影像贴在两只喵的相册封面上了。

————————END————————

【魂玄】就要抢(中)

从目前的状态来看,魂天帝喵似乎已经完全将“引起萧玄喵的注意”实践为“跟萧玄喵抢玩具”了。
哦不,不只是玩具,还有猫粮。
于是,这就导致了萧玄喵一看见魂天帝喵就会扔下玩具跑掉,每次都只给女主人留下那么一两个小鱼干。
成功引起心上喵的注意,计划通✔
目前还完全没有意识到哪里不对的魂天帝喵很高兴地想。
终于有那么一天,神经大条的女主人发现了这个奇怪的情况。
“魂天帝你不乖哦,怎么可以欺负那——么可爱的萧玄呢!你知不知道你一来他就跑,每次就给我一点点小鱼干!你再这样我就把你喜欢的玩具全部收起来了!”试图阻止萧玄喵离开失败的女主人转身一把拎起魂天帝喵,相当心力交瘁地说道。
“我没欺负他,我就是喜欢他想追他而已!谁知道他就是不跟我打一架,每次都跑掉……”以及我最喜欢的猫玩具【划掉】的喵是萧玄。
魂天帝喵有些失落地垂下猫耳,喵喵叫了几声,落在女主人的眼里就等于认错。
“算啦……既然知道错了,下次就找机会去和萧玄道歉吧。那——么温柔的他一定会原谅你的哦。”就是不知道下次你能不能拦住他了。
女主人叹了口气,放下魂天帝喵,无奈地走了。
emmmm……感觉自己似乎干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魂天帝喵心不在焉地用尾巴碰了碰萧玄喵刚刚躺过的白雪坐垫,沉思片刻后又跑到缘侧下面藏了起来。
萧玄喵肯定很快就会回来的。

【魂玄】就要抢(上)

突然放假的我搞出来了一个关于猫咪后院的莫名其妙的拟猫脑洞……咳。
女主人不是我。
三段的短篇,目测明天完结?

——————————————————

魂天帝喵一点也不知道应该如何追自己喜欢的喵。
他躲在一个大大的花瓶后面,悄咪咪地望着不远处愉快地玩着红色橡皮球的可爱的萧玄喵。
只要能先引起他的注意……就好办了吧?
嗯,那就让他先注意到我好了。
这么想着,魂天帝喵抖了抖挺立的猫耳,接着爬起来,不紧不慢地向毫不知情的萧玄喵走去。
“喂,你……”魂天帝喵在萧玄喵身后停下来,冲着闻声回过头的萧玄喵呲了呲尖尖的牙,“把球让给我玩。”
……
萧玄喵略微衡量了一下彼此间的战斗力,便丢下红皮球一溜烟地跑了,顺便给庭院的女主人留下了一个小鱼干。
魂天帝喵拨了拨红皮球,而后便在其旁边趴了下来。他不知道这个普通的球形猫玩具有什么好玩的,他只知道上面有萧玄喵身上的香香的气息。